燃文小说 > 齐乐娱乐 > 天幕神捕 > 第五百零一章 真人接剑
    “紫玉真人,你来的可真是时候!”水月宫主冷冷的笑着,眼神却变得越来越冰冷,“既然你来的这么巧,我就顺便将你也一起收拾了……”

    紫玉真人的眉锁微微一皱,有些怪异的眼神看着空中静静悬浮仿佛神明一般的水月宫主。燃 文小说   w?w?w?.?r?a?n?w?e?na?`c?o?m?为什么才短短不到一个月,水月宫主竟然有如此大的变化,换做以前的水月宫主绝对没有这么狂妄的态度。

    “顺便将贫道也一起收拾了?水月宫主刚刚和宁道友一番苦战,所剩实力还有几成?既然水月宫主如此说来,那贫道就得罪了!”

    轰话音落地,无穷的气势仿佛爆发的火山一般升腾。雪白的发须无风自动,手执拂尘腰挂七星剑,一身紫色的道袍散发着点点星光。这一幕的紫玉真人,如仙人降世如此的道骨仙风。

    紫玉真人的出场是装逼的,他的打算也是正确的。宁月在之前用事实证明了他的实力,也许他也将是古往今来唯一一个没有踏入武道之境,却有着不下武道战力的人。

    当初紫玉真人要胜宁月一招,也是用尽了浑身解数。而现在,水月宫主将宁月逼到这样的境地定然也是消耗的极其剧烈。这样状态下别说顺便把紫玉真人了结了,就是能不能在紫玉真人的手里逃走都是问题。

    发须飞舞的紫玉真人气势越来越高,眨眼间冲破云霄舞动苍穹。腰间的七星剑突然间发出嗡嗡的蜂鸣,一道寒光闪烁,七星剑出鞘绽放出如星海一般夺目的光彩。

    紫玉真人是神魂证道,但并不代表他的剑道修为不高。只不过在选择武道之基的时候,选择了神魂而已。七星剑在紫玉真人手中,刹那间绽放着令人冰寒的剑意。

    “哼!”水月宫主冷哼一声,嘴角微微勾起发出一丝不经意的嘲讽。紫玉真人的实力当然不俗,甚至在天榜之中也稳居中上。但是,感受过那种如神明一般强大,感受过掌控一切快感的水月宫主在这一刻已经不将紫玉真人放在眼里了。

    “嗡”突然间,紫玉真人手中的七星剑剧烈的颤抖,原本兴奋的蜂鸣化成了一阵令人心酸的悲鸣。和七星剑血脉相连的紫玉真人清晰的感受到了佩剑传来的恐惧。

    紫玉真人脸色大变,而与此同时一道强悍的威势仿佛苍穹一般自头顶倾泻而来。威势狠狠的压下,刹那间将紫玉真人锁定,堂堂天地十二绝,堂堂武道高手竟然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牢牢的锁定当场。

    “这是……”紫玉真人惊恐的望着眼前,惊恐的望着水月宫主头顶不知何时浮现出来的那一个如阴阳鱼一般的玉蝶。强悍的威势,就是从玉蝶之上传来,那种令人绝望的锁定,紫玉已经近三十年没有感受过了。

    “紫玉老道,不知道现在……我能不能顺手了结了你?”水月宫主眼波流转,缓缓的御风向紫玉真人走来,脚下的虚空,如同有着透明的台阶一般,弯成月牙的眼眸中,仿佛能滴出花蜜。

    “上古八大神器?”紫玉真人惊惧的问道,脸色刹那间变得死灰。有上古八大神器加持,水月宫主的实力已经超出了她原本的等级。如此铺天盖地的压迫,就算诸葛青也万万不如……

    “真人接剑”突然间,一道声音仿佛划过天地的流星一般响起,镶嵌在山崖上的宁月,虽然依旧低着头,虽然依旧流着血。但散乱的发丝之间,一双眼眸却绽放着炙热的光芒。

    随着话音落下,散落在一边的太始剑突然间激射而出向紫玉真人射去。而另一边的水月宫主却在刹那间脸色大变,她忘了,这里的上古八大神器可不止一件。丰谷盘是,但太始剑更是。拿着太始剑的宁月不可怕,但拿着太始剑的紫玉真人就太可怕了。

    想到此处,水月宫主急忙身形一闪狠狠的一剑向飞来的太始剑斩去。一剑如虹,仿佛流星一般划过天际,但速度却是比流星快过无数倍。

    一剑斩过,大地被梨开了一道无尽的鸿沟,但水月宫主的表情,却在瞬间定格当场。原本这十拿九稳的一剑竟然斩空了,水月宫主的剑快,但太始剑竟然灵活到了如此可怕的境地。竟然生生的侧过水月宫主的一剑,趋势不改的向紫玉真人撞去。

    “糟了”水月宫主一剑过后瞬间亡魂大冒,身形短暂的一顿,人已化作闪光向太始剑追去。

    “轰”太始剑恨恨的撞击上紫玉真人的胸前,被稳定固化的空气瞬间仿佛破碎的水晶一般向四周激射而去。紫玉真人脸上大喜,一把握住太始剑的剑柄。而以此同时,水月宫主的一剑已经紧随其后的袭来。

    “轰”一剑击中紫玉真人,强悍的气势冲天而起,无尽白光,将黎明替代化成了艳阳午时。乱石平原的边境外,突然绽放出比太阳亮上数倍的白光。

    就连在荒州原本起来准备去田里劳作的百姓,也不由得顿住了脚步回头望着那天际的闪雷。

    “艳阳天的,连一朵云都没有竟然闪雷?真是怪事……”所有人心底冒出一句疑惑,随即又摇了摇头不再过问。而一边的紫玉真人却已被水月宫主霸道强悍的一剑击飞出数百丈远。水月宫主冷冷的望着地上被犁出的巨大鸿沟,眼神渐渐的冰冷了下来。

    “紫玉,你不该来,更不该这个时候来!可惜了……”水月宫主呢喃的说道。不是她假惺惺或者做作,实在是像他们这样的高手太少了。死一个,就是巨大的损失。高处不胜寒,寂寞如雪啊。

    默默的转过身,正要给宁月一个了结。突然,水月宫主的脚步猛的顿住,娇躯一颤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惊容。

    “不可能,不可能的……但凡神器,就算认主也需要一些时间……怎么可能这么快?怎么可能刚刚拿到就已经认主?不会的……”

    水月宫主惊惧的回头,望着那一片狼藉的远方。但是那里强悍的威压却在无情的告诉水月宫主,紫玉没死。不仅没死,紫玉已经得到了太始剑的认可。

    一身仙风道骨的紫玉缓缓的走来,身上闪烁的星光是如此的神秘玄妙。雪白的发须与紫色的道袍仿佛在水波中荡漾,脚下虚浮如烟波仿佛跨越了时间一般出现在了水月宫主的面前。

    “神器认主,自然需要一点时间。但是,你忘了谁才是太始剑的主人!”宁月的声音冷冷的响起却也替水月宫主解除了疑惑。一瞬间,她明白了,上古八大神器认主需要时间,但太始剑认可紫玉真人却不需要。

    因为太始剑早已认主,是宁月让太始剑归顺紫玉,那么在紫玉握上太始剑的时候,太始剑对紫玉的增幅已经产生。所以才会像现在这样,水月宫主如此强劲的一击,竟然都没能让紫玉身上的衣服凌乱一下。

    “水月宫主,水满则溢,适可而止吧!”紫玉真人轻轻的举起太始剑,在身前微微抱拳躬身一礼。

    水月宫主的脸色刹那间变得无比的阴沉,眼神中闪烁着一丝丝挣扎。这一次,废了这么大的心力才将宁月引出来,为了斩杀宁月可谓煞费苦心,但却在关键时刻前功尽弃。

    水月宫主怨紫玉真人多管闲事,但更恨自己之前拖延了太多的时间。要是一开始,自己就用丰谷盘加持,宁月早就死了,那样就算紫玉真人赶来也没用。

    再多的怨恨,最后只能化作一声叹息。水月宫主冷冷的扫过紫玉真人,最后将视线定格在半死不活的宁月身上。最终还是一咬牙,身形一闪便消失不见。

    紫玉将宁月从山崖上拉了出来,往宁月的嘴里塞了一颗龙虎丹,“宁道友,你怎么样?宁道友?”

    可惜宁月却再也没有了声息,到了这时候,紫玉真人才发现,宁月已经昏迷了过去。轻声一叹,只好将宁月带回到武夷山。

    当日近黄昏的时候,余浪三人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申城。九死一生,平安回来,但余浪的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笑容。因为宁月没有回来,甚至没有宁月的一点消息。

    宁月是余浪的好兄弟,在余浪的心底,宁月的分量和四公子,和韩章,甚至和大姐都一样重要的。宁月不能死,更不能为了他余浪而死。

    刚刚到天下会,余浪短暂的犹豫了之后转身向门外走去。刚刚跨出步伐,却被韩章一把抓住了肩膀,“你要去哪?”

    “宁月留在了乱石平原,到现在还不回来我不放心……”

    “你想回去?”韩章瞪着眼睛充满警告的问道。

    “我就看看宁月有没有脱困……”话还没说完,韩章便一拳打断了余浪接下来的话。

    “你疯了?看看宁月有没有脱困?如果他脱困了然后你进去了呢?你还想让我们再救你一次?你脑子长屁股上了?宁月是谁?他的武功如何?天下间还有谁能留下他?你不需要看他有没有脱困,他一定已经脱困了!”

    看着韩章一脸坚定的表情,余浪却默默的摇了摇头,“你只知道宁月武功超群,但你却没我了解他。如果他能脱困,他就不会到了现在还没回来……”

    “那么你去了有什么用?你能救他?”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