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齐乐娱乐 > 万鬼万仙 > 二十九 风来雨去钓江雪
    阳问天奇道:“原来....师父识得武当的张道长?”

    李书秀笑道:“是啊,张道长便是他的义弟。r?anwen w?w?w?.?r?a?n?w?e?n?a`cor?m?”

    众人一听,更是连声惊叹,大声议论,吉雅笑道:“这位苍鹰大侠,果然是当世奇人。”

    阳问天猛地想起当初遇上盘蜒之时,盘蜒对苍鹰与张道长颇不屑一顾,又见盘蜒此时仍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心想:“咱们这般夸赞师父,吴奇叔叔只怕暗中生气了。”

    过了一会儿,果然听盘蜒道:“苍夫人,你夫君生平四处留情,你知道么?”

    他当着李书秀的面中伤苍鹰,委实太过刺耳,其余人对他敬佩,一时并未发声,苍狐却忍耐不住,起身道:“前辈,你为何污蔑我爹爹?”

    阳问天急忙劝道:“吴奇叔叔一贯冷言冷语,当不得真。”

    苍狐仍要质问,李书秀在他肩上一拍,苍狐无奈,坐回原位,李书秀苦笑道:“夫君乃世上豪杰,确有不少女子心仪他,但他对我忠诚不变,我信得过他,自也无需先生提醒。”

    盘蜒冷冷说道:“既然他十多年不在你身边,如何谈得上忠诚二字?他抛弃妻子,游荡在外,没准又到处招惹姑娘了。”

    众人听他所言,心中忐忑,怕苍狐翻脸。苍狐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登时又要跳起,李书秀喝道:“孩儿,你不听娘的话么?”

    苍狐嚷道:“但此人....”

    盘蜒指着莫忧、道儿说:“实不相瞒,此次在下多管闲事,前来拜见这位苍鹰,正是为了这两位姑娘。莫忧姑娘对苍鹰大侠一片痴心,历经数十年折磨而不变,至今独身,才真正可谓‘忠贞不二’。而这位道儿姑娘,更曾于数年前偶遇苍鹰大侠,由此深恋于他,生死不离。”

    莫忧、道儿顿时又羞又惊,莫忧早对众人坦陈对苍鹰爱意,此时不过心生波澜,道儿却一直隐瞒不提,谁知盘蜒竟一语道破。众人大感古怪,又不禁对双姝心生同情。

    阳问天心想:“道儿她....一直喜欢的是师父?这到底...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虽对吉雅眷恋已深,两情相悦,可听得昔日情人爱着自己敬若神明的恩师,焉能不心神巨震?

    李书秀隐约记得曾见过莫忧,却不识得道儿,问道:“两位姑娘,这位先生所言可是真的?”

    莫忧红着脸道:“不错,李...苍夫人,我足足等了他三十年,只盼能再见他一面。”说罢泪水涔涔而下。

    道儿大感慌乱,羞得只想逃走,但把心一横,又豁出去了,咬牙道:“无论如何,我....我也有话要对苍鹰哥哥说。”

    阳问天问:“道儿,你怎地称师父为苍鹰....哥哥?”吉雅何等机灵,登时听出端倪,白他一眼,恨恨扭过头去。

    李书秀望向道儿,说:“姑娘,你是近几年遇上我夫君的?”

    道儿知道此事太过离奇,不便细说,只道:“夫人,您莫猜疑,我与苍鹰大侠清清白白,绝无牵连,他屡次从绝境中救我性命,我才....我不曾想他有了老婆孩子,我....我....只想...”

    盘蜒道:“大丈夫三妻四妾,实属平常,只是苍鹰大侠屡次偷走女子芳心,随后撒手不管,却又不断的干净,这等撩拨而不娶,比之江湖上的登徒子,又好得到哪儿去?”

    苍狐目瞪口呆,问道:“娘,您...您不可信此人所言。”

    李书秀想了许久,蓦地一笑,笑容中满是释然,道:“若真能在此找到夫君,我定问明事情原委,若过错在他,我定会命他迎娶两位。”

    莫忧、道儿喜出望外,齐声喊道:“真的?这可多谢你啦。”

    李书秀心性豁达,不像寻常女子那般计较。她将心比心,想起当年与苍鹰分离多年的孤独之苦,对莫忧、道儿极为怜悯,似从她们身上,看到自己昔日的影子,故而有心将她们从悲苦中拯救出来。

    莫忧、道儿兴高采烈,连番向李书秀敬酒,三人转眼变得十分亲密。苍狐愁眉苦脸,暗道:“苦也,苦也,若爹爹把持不住,被娘说动,我岂不多了两个姨娘?”

    阳问天见道儿笑容绽放,高兴已极,不由得大受打击,心意消沉,倒满酒碗,一口喝下。吉雅冷笑道:”问天,‘大丈夫三妻四妾,实属平常’,你今后使命非凡,君临天下,又何必计较这区区一时得失?“

    阳问天忙道:“我...我哪里计较得失?我对你一心一意,永远不会有三妻四妾。”

    吉雅摇了摇头,示意半点不信。

    正祝酒间,只听空中一声闷雷,好似在头顶炸裂,万里晴空,瞬间变得乌云密布,众人吓了一跳,纷纷探头出去,街上也满是驻足观看的当地镇民。

    随后,狂风大作,岸边巨浪滔天,冲上街道,镇民喊道:”飓风,飓风!往山上跑!”海天之间,现出一根根厚重的立柱,那正是不断旋转的旋风,吸取海水,故而染成黑色,又如魔怪般朝岸上袭来。

    又有人喊道:“这风怎地这么大?我活了五十年,没见过这等怪事!”

    白铠久居河畔,饱经水难,却也不曾见过这等天变海怒的景象,喊道:”咱们速速上山去吧。“

    盘蜒蓦然大声道:“大伙儿全聚在一块儿,不得分散,咱们这十一人互相救助,其余百姓是顾不得了。”

    赤蝇问道:“吴奇先生,这又是什么鬼天气?”

    盘蜒低声道:“不是天气,是天地异变,故而暂有迹象。”说着指向某处。众人朝那方向望去,只见两座矮山之间,景色剧变,一扇石门由小变大,顷刻间扩开十丈之宽,二十丈之高。此门变动之时,令人感到出奇的可怖、扭曲,仿佛一具断头台正缓缓上升,准备斩首,或是毒蛇紧盯着猎物,随时要上前撕咬一般。

    他们从门中感受到**与死亡。

    盘蜒顷刻间已想的明白,知道小默雪先前预见之事。她见到一扇开在山与云之间的门,那与雪岭国的黄泉门一般,正通往聚魂山前哨黄泉。陶公岛已然遭殃,故而并无船只往来,此地众人也并不知情。

    盘蜒毁了抑天山,毁了抑制聚魂山的神兽化身,于是黄泉门渐渐开启,聚魂山的魔将现身于此。

    这是盘蜒头一次见到黄泉门诞生,也是此地百姓毕生仅有的一回,正是这头一遭,故而天现异象,魔风乱海,其势头猛恶虽远不及魔猎,但也将胜过冷州国所遇状况。

    黄泉门终于凝固于山海之间,门中传来“嘶嘶”的呼吸,逐渐转变,成了“隆隆”的吼叫声,成了“嘿嘿”的邪笑声,成了“格格”的磨牙声,那声音千奇百怪,难听的叫人发疯。

    众人眼前一花,门中有怪物走了出来,那怪物一丈高矮,浑身长着尖刺般的黑毛,长身直立,手长如猿,头顶一对羊角,双目奸诈险恶,闪着红光,一张大嘴,乱七八糟的尖牙纵横交错,参差不齐。

    随着第一头黑刺魔怪走出,陆陆续续,又有数百头、数千头到来。

    一众镇民害怕极了,但他们仍在观望,似在看奇特的戏曲一般,盘蜒心想:“若是冷州国国民,早就一哄而散,躲入深山老林了。此地百姓,他们害怕海,害怕风,却不知这真正的凶残邪恶已在眼前。”

    他们安逸得太久,因而忘却了敬畏。

    赤蝇察觉不对,喊道:“还不快跑?”但已然不及,黑刺魔怪冲来,手臂撕扯,瞬间杀了数人。

    众镇民这才发声尖叫,机灵的拔腿就跑,腿软的被留在原地,被黑刺魔怪一抱,立时粉身碎骨。人群涌动如潮,争相推搡,胡乱跑开,黑刺魔怪动手屠戮,一会儿工夫已血流成河。

    赤蝇、文秋香、李书秀、阳问天当即跳落酒楼,赤蝇手持双剑,斩向其中一怪,那怪物仗着浑身铁一般的黑毛,不躲不闪,一巴掌拍来。赤蝇一道火剑,将此怪熔化殆尽。文秋香、李书秀、阳问天虽武功逊于赤蝇,单独对付一怪,却也并不为难。

    不久之后,莫忧、道儿、白铠、苍狐等人也加入战团,吉雅、风鸣燕站在楼台,焦急观望,吉雅喊道:“问天,你回来,你...你何必冒险?大伙儿都回来,怪...怪物数目太多。”

    但他们已深陷其中,回不来了。

    盘蜒心想:“不自量力的凡人,此乃山海门之事,每死一人,都将记在山海门账上,你们又何必为此费心?竭力自保便已足够。“

    至于盘蜒?他是无心之失,自然是无罪的。非但如此,此世道一贯安逸,那世道饱经磨难,此间因聚魂山死人,便是补偿那边之失。盘蜒所作所为,象征公正,弥补天地失衡之罪。

    魔怪密密麻麻,无穷无尽,不久已将赤蝇等人围得严密,众人虽都是凡间第一等的好手,但面对这暴虐而无理的灾难,又如何能长久支持?只一炷香功夫,除了赤蝇与李书秀之外,其余人尽皆负伤,不得不互相援助守护。而周围百姓也不断死去,他们又如何拯救得了。

    众人脸上依旧甚是惊讶不解,他们甚至不知发生了甚么?茫然之间,他们甚至来不及恐惧、悲伤。

    为何片刻之前,仍有说有笑,举杯同庆,而一转眼间,又陷入这生死边际,难以脱身?

    这事太过荒谬了,连近在咫尺的死亡也如一场噩梦。

    惜哉,惜哉,这并非噩梦,而是灾难。

    噩梦醒来,一切照旧,灾难降临,却是货真价实,生死都不由自己。

    盘蜒并不出手,只是冷眼旁观。

    那人就在左近,他此时只是个看客而已。

    赤蝇双手推出,使出魔音气壁,救下苍狐与李书秀,但他急于救人,被一魔怪一撞,真气衰退,身上裂开口子,鲜血如潮,跌了出去。又有数头魔怪跳了过来,张开爪子,抓向赤蝇头颅。

    文秋香魂飞魄散,喊道:“相公!”

    突然间,众魔怪身子抽搐,抱住脑子,接二连三,七窍流血而死。这死亡来的更是飞快,众人仍在惊慌之间,身边黑刺魔怪全数蜷缩起来,无声无息间便已丧命。

    于是乎,灾难有了知觉,知道来了克星,开始朝门内撤去,这场疾风骤雨般的祸乱,也正如疾风骤雨,来得快,去的也快,众人面面相觑,顷刻间已找不到众魔怪的影子。

    他们摸着伤口,兀自害怕得发抖,再度陷入愈发古怪的猜疑之中。

    李书秀心生感应,四处张望,霎时惊呼一声,泪水涌上眼眶,模糊了视线,因而只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其余人则见到一渔夫打扮,白发苍苍的健硕老者朝众人走来。

    文秋香颤声道:“是....是他么?”

    赤蝇哽咽道:“你不认得了么?除他之外,还能是谁?”

    那老者双目如鹰,手中握着一根木杖,却如握剑一般,他缓缓迈步,步伐不大,然而行进之间,有如山呼海啸,天行地转。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