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齐乐娱乐 > 芫莨诀 > 第281章 心思了然
    史如歌神色黯然:“确实是我杀了龚子期,就当我欠她的!”

    “那好。?燃文小说???? ?? ? w?ww.ranwena`com史如歌,你还算实诚。”影空无奈地撇下手。

    骆姝帘费力地支起身,迈着艰难的步子沿着这条走廊默默地往外走。

    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史如歌更显忧伤和失落。影空扶住她,安慰道:“史如歌,算了,过去的就都让它过去。”

    史如歌嗯地一声,看着她的眼睛:“我们俩一起去救金戈,好么?”

    “好。我们快走!”影空拉住她,两人往里边大殿走去。

    池内,因没了人气又变得雾气蒸笼了。

    两人相继跳到池中。再看金戈,依然蹙着双眉,闭着双眼。眉目间微微抽搐,似在默默地与什么东西抗争。

    影空的脸色蓦地一沉,立即蹲身坐到了他的身后。

    她倾涌出体内的全部真气,对着他的后背重重一击!

    一边的史如歌连忙上前,想要制止:“影空姐姐,你不可以这么做!你的功力不够,这样硬拼会内力衰竭的!”

    “不管,就算是死,我也要救他!”无视史如歌的阻挠,影空继续发功将体内真气涌涌不断地灌输到金戈的身体里。

    “影空姐!”史如歌大唤,似乎是想唤醒一时糊涂的影空。她哪知道,影空并不是一时糊涂。

    “我和爹约好了在洞里会合,时间快到了。你快去找他,我怕他有困难!”

    “可是你”看着影空艰难地运功,史如歌犹豫不决。

    影空厉声道:“果断点,我能救醒金戈!易浊风走了,可这里还潜藏着更厉害的高手!”

    “那好,我先去找他,找到后马上带他来帮你!”史如歌怔了怔神,而后便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往外边跑。

    影空倾尽自己的全部内力一一将其罐到金戈的身体里。正当她觉得体力不支,无法再支撑下去时,一道炽烈如阳,威力惊人的灵芒自金戈的眉心射出。

    犹如孔雀开屏,它在空中绽放开来!

    霎时,整个小池都充斥着灵芒的光辉。

    同时,又有一股强大的气流自金戈体内迸出!它储能极大,震得身后的影空被生生地抛开,又重重地撞击到那坚硬的池壁上!

    大口鲜血自影空的嘴里呕出。

    她痛得已经感觉不到自己五脏六腑的存在了。

    池中,又有风,而且是暴风。

    它刮起金戈的青裳、墨发,凌乱飞舞。

    影空匍匐在地上艰难地向前爬。

    她想回到金戈身边去,为他注入自己的最后一道真气!

    但是她没有看到,背向他的金戈已在这时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他听到了她的喘息和呻吟,以及她的身体与地面摩擦而发出的那轻轻的咔嚓声。

    他正要站起来,可才稍稍动了一下,全身的血流便似逆行倒流一番。

    突然,又有一股气流自他体内迸出,慢慢往上漂浮。

    影空的身体也被这上浮的气流慢慢地托起。尽管她想运功摆脱这样的举托,可是她的精力早已耗尽,完全无法反抗。

    待气流上升到一定的高度,也就变得更稀更薄了。影空知道,这回她真的要死了,她的身体将被重重地摔在那质硬的冰石上,粉身碎骨。

    “影空。”蓦然,听到一句清朗的男声。

    “金戈。”影空失声一喊。

    池中,金戈腾身而起,飞向空中双手接住了正要坠地的她。

    在这个时刻,时间仿佛停止了。金戈微蹙着眉,静静地凝视横躺在他怀中的影空。她是谁?为何她拼了性命都要救自己?

    黑色的纱巾遮不住影空看到苏醒的金戈的那份喜悦。不禁,她的手亦轻轻地抚上了他的脸。

    “你是?”金戈干净而明亮的眼睛此刻还夹带着几分柔情。

    “我是影空!”影空突然从他的怀中挣脱,稳稳地跳落在地。

    “除此之外啦?”金戈敛眉追问道。显然,影空的回答不是他要的答案。

    影空转过身去,刻意躲开他的目光。道:“除了影空,再无其他!”

    金戈笑了笑,并不急着揭穿影空的谎话,道:“如果你不想说,现在我也不强迫你。”

    黑纱下,影空微笑着:“现在最重要的是去找史如歌和金胤大侠,不是么?”

    金戈苦笑道:“没错。史如歌那笨丫头,真用神秘人说的那破方法救我。现在好,中套把易浊风给气走了吧……”说完他又摇了摇头,表示很无奈也很无语。

    “什么破方法?什么神秘人?”影空吃了一惊。

    “没、没什么!”金戈连忙挥了挥手,打消影空追问的念头。

    影空猜测着:莫非就是那暗伤我爹的人?越想越觉不妙,转身催促金戈道,“我们快去外边洞里找他们!”

    突而,金戈晃了晃神,不禁皱起眉头道:“对了,我的赤霄剑啦?”

    “对的,赤霄剑啦?”这个时候,影空也才察觉到,从她进来到现在,确实未曾见过赤霄剑。

    金戈思索着对影空说道:“自始至终,这里进来过的人便只有你、我,以及史如歌和易浊风。难道在我昏昏沉沉的时候不小心把它落在了悬冰池?不对啊,分明没有啊!”

    “会不会是神秘人在你昏着的时候进来拿走了,只是你没有察觉?”

    金戈摇摇头:“除了我和金胤,天下间还有谁能用得了赤霄剑?”

    “是啊,这就蹊跷了。”影空毫无眉目。赤霄剑会去哪啦?

    “金戈,我想我知道赤霄剑在哪!”殿门处,史如歌喘着粗气说道。

    金戈和影空的目光齐齐抛向她,以及她身后的金胤。

    金戈不禁走到史如歌身边,轻声问道:“史如歌,你来时见到赤霄剑了?”

    史如歌点点头亦看着金戈标致的脸,道:“刚进来时我看到了有一条好长的好漂亮的绿蛇挂在你身上。但我不确定是否就是它弄走了赤霄剑。”

    “绿蛇?”三人皆怔。

    史如歌道:“是啊!不过后来它好像被我吓着了。我一跳到池中,它便从你身上窜下来钻到那个小洞里去了!”说完又走开几步指着那池中的一个小洞给三人看。

    影空觉得史如歌妄言,道:“一条蛇怎么可能通过一个这么小的洞把赤霄剑运走?!”

    金戈也惊疑地望着那小洞,然后冲史如歌诡异一笑道:“史如歌,你这么越来越傻了?你觉得这有可能吗?”

    “你才越来越傻了!反正我就见到一条绿蛇了!”金戈那狡猾的表情分明就是在笑话自己,史如歌便十分不爽地瞠大眼睛。

    “切,我看你是眼花了!你一向眼神不好的!”金戈昂昂头,又露出脸上两个小酒窝。

    史如歌绕开金胤和影空走到金戈身边,生气地拍了拍他的后脑勺:“哼!如果不是绿蛇弄走了赤霄剑,那赤霄剑又会去哪?你倒是自己回忆下额。”

    金戈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用温和的目光看着她道:“笨蛋,以后再也不许打我脑袋。都已经嫁人了还小孩子似的!还有,说不定你看到的那蛇就是我的赤霄剑了!”

    “那绿蛇是赤霄剑?不是吧?你想象力太丰富了!”史如歌和影空不约而同地用异样的目光看向他。

    这时,一直沉默着在思考的金胤终于开口:“金戈说的没错,那绿蛇就是赤霄剑!”

    影空也怔住了,问:“那它为什么会变幻成蛇?”

    金戈不由得轻轻地皱起了眉头,影空的这个问题确实就是他正在思考的。却见金胤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道:“传说中的龙集狮头、鹿角、虾腿、鳄鱼嘴、乌龟颈、蛇身、鱼鳞、蜃腹、鱼脊、虎掌、鹰爪、金鱼尾于一身。赤霄剑本就由降龙宝剑分化而来。承影是龙之魂,赤霄便是龙之身。这里极寒,与上古气候无异,一入此地,赤霄便恢复了最初的龙身,完全说得通。”

    史如歌认真地听着,待金胤说完便忍不住焦急地问出声来:“那怎么办?怎么才能找回那条蛇然后再让它变回赤霄剑啦?”

    是啊,她和影空都有些担忧:没了赤霄剑,金戈的武功肯定不大如前,又怎能当好这武林盟主啦?

    金戈也突然变得沉默了,一直没再说话。金胤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赤霄既已变回蛇身,就不可能再变回去。除非……”

    “除非什么?!”史如歌和影空异口同声。

    金胤毅然道:“召回龙之魂的承影剑。然后让承影与绿蛇合体变为原始的降龙宝剑!”

    金胤的这句话,同时震住了三个人。

    “这怎么可能?!”史如歌鼓大乌黑的眼睛脱口而出。心里大喊的却是:这怎么行?易浊风没了承影剑会比金戈没了赤霄剑更惨的!

    影空也疑问道:“那易浊风肯定不会这么做啊。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

    金戈也沉着脸等着金胤回答。

    沉默了良久后金胤再次叹道:“等降龙再现的时机一到,赤霄承影必有一亡啊!”

    金戈似乎悟出了很多,不禁问道:“你的意思是,赤霄和承影总有一支是要消失的?”

    金胤神色略忧,点头道:“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这算是自然规律。不过最后主道的是赤霄还是承影,就要看你们各自的造化了。”说完他又望向金戈,郑重道,“金戈,那易浊风是个强劲的对手,要打败他本就不容易,而且现在你还没了赤霄剑,能助你的只剩仙葩草了!所以,得先想办法找到仙葩草,我们绝不能让降龙宝剑落到溥侵或易浊风的手中!”

    金戈也浅浅地皱着眉头,道:“其实我也很想找到仙葩草。四大仙葩草相继重现,就仙葩草隐匿不出,一直都觉得奇怪。还有仙葩草之谜、我爹及三掌门之死,这些总要弄个清清楚楚的!”

    金戈的脸色极为平常,但金胤史如歌和影空都看得出,此时他的心中隐藏着一股忿气和仇恨。

    于是,影空平抚他道:“不管怎样,我都帮你!”

    “谢谢。”金戈语气有些冷硬。他无意识地瞟向史如歌,而史如歌心不在焉地似乎是在想着其他事情。

    金胤便走到史如歌身边,轻声打断她的思绪:“史如歌,易浊风已经把你休了。从此以后,他只是我们的仇人,再无其他身份,你记着了吗?”

    史如歌咬了咬嘴唇,不愿理会金胤的话。在她心里依然觉得所有人的死都与易浊风无关,但是她又说不出任何道理。

    于是她转换话题催促道:“这里有个神秘人虎视眈眈地看着我们,难道我们不先出去吗?”

    影空点点头,道:“是啊,我们马上离开这里才是关键!”

    金戈,史如歌和金胤三人在影空的带领下又从悬冰池顺利地返回到了鸾翱殿。意外的是,沿途那神秘人再也未曾出现。

    将金戈金胤和史如歌安顿好后,正值半夜。

    凤榻宫内,唐钰莹拱手将那一本《鸾凤山医典》递到影空面前,说:“师姐,你可真有先见之明。这几天晚上相继有好几个人来这了,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你会把它存放到我那。”

    影空淡然一笑,黑纱下容颜冷艳,却不接她手中的医典。道:“,这鸾凤山也只有你是值得我信任的。”

    唐钰莹犹豫着纠结着,将医典收回不是,再递过去也不是,便不解道:“掌门师姐,这书你该收回了,放我这还是不妥的。”

    影空看了看:“你拿着吧,以后,若我不在了,你便是鸾凤山掌门。”

    唐钰莹一惊,慌道:“掌门师姐,你突然这样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影空摇摇头:“总的有人继承我的位置,这个人不可能是艳姬,那就是你。”

    唐钰莹睁大了泉水般清澈的眼睛:“为什么不可能是艳姬师姐?”

    影空冷声道:“因为她和花隐勾结在一起。念在她为我们鸾凤山立过无数战功,想了很久,我决定先给她个改过的机会,暂且不揭穿她。但是,我不会再信任她。”

    “怎么会怎样?”唐钰莹感到匪夷所思便偷瞄着影空的脸色。

    影空走到她身边,眼底波澜不惊,嘱咐道:“,你一定要将《鸾凤山医典》藏好。就算是艳姬想要借阅都不可以,明白么?”

    “嗯!”铿声一应,示意影空放心。

    影空满意地点点头,笑道:“很晚了,你早点回去休息了。”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