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齐乐娱乐 > 女总裁的贴身保镖 > 第三章
    上海不愧是中国的经济和金融中心,高耸的摩天大楼和街道两旁装修豪丽的商铺,还有第条街上川流不息的车流,上海的繁华不是西安所能比的。r?anwen w?w?w?.?r?a?n?w?e?n?a`cor?m?

    来到上海后,沈青首先根据李伟给他的地址,在浦东找到了他工作的哪家“宏利车行”找到了一身西装笔挺的李伟,解决了住的问题,为自己省下了在上海工作的最大一笔的开销。

    第二天,沈青顾不得欣赏这座夕日有东方小巴黎之称的美丽城市,开始踏上找工作的征途。

    在博士,硕士随便找,大字本科满街跑的上海,一分称心如意的工作并不好找。半个月来,沈青也不记得自己投过多少份简历,复印过多少次身份证,只知道光是复印费半月来就花了三百多元。

    “不好意思,麻烦请你回家等候通知。”眼前漂亮的小姐面不改色地说出这句沈青半月来起码听过八百多遍的台词。

    沈青把手中满版都是招工和招聘广告的报纸,顺手扔进旁边的垃圾筒。他决定明天还是去上海人材交易市场碰碰运气。

    正当沈青垂头丧气地走在上海繁华街头的时候,后面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女声:“沈青!”

    沈青回头望去,原来是才分开半个月的林菲儿。看她现在一身都市白领丽人的装束,看样子已经成功的在上海找到了一分不错的工作。

    “唉!”想到自己的工作到现在还没有着落,还不如别人小女生,不由惭愧地叹了一口气。

    “不要这样唉声叹气嘛!”林菲儿主动上来牵着沈清的手,微笑着说:“我认识蝗沈青大哥可是个万事不愁的乐天派,而且菲儿也相信凭大哥的实力,一定可以很到一份合心意的工作。”

    “我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可惜对我手上拿的文凭却没有信心。”沈青摇着头咬压切齿地说道:“如果不是哪张文凭纸太硬了,我上厕所时早就把他用掉了!”

    “噗嗤!”沈青觉得这句话一点也不好笑,可林菲儿却又笑了起来,挽着他的手幽幽地说:“其实我也过得不怎么好,这可能是半个月来我第一发自真心的微笑。虽然我在一家律师事务所找到了个助理的工作,可做的却并不是很开心,上班时,经常会遭到老板的骚扰。有心辞了哪份工作,却又有些舍不得,有时真想大哭一场!”

    “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了,我给你说个笑话开心一下。”沈青拍着脑袋,从脑中选出了一个非常合适现在讲的笑话;一个高度近视的妇女跟着丈夫去参观一个画,上台阶时一不小心跌烂了眼镜,为些她的心情很不好。

    突然,她指着一件“作品”对丈夫说道:“你瞧,这人物画,画得真像一只大肥猪,这个作品也拿出来展览!”

    丈夫赶忙走过来说:“小声点,这不是一幅画,而是一面大镜子!”

    “呵呵……”林菲儿听完掩嘴大笑了起来,可等她明白过来后,又娇嗔地给了沈青一顿花泉锈腿:“好你个死沈青,明知道我是近视眼,还说这种笑话来讽刺本姑娘!”

    “好啦!我向你道歉了,你也打累了,不如我们去吃麦当劳?”挨了一顿毫无杀伤力的打击后,沈青指着不远处一个巨大的m,说:“mcdonaidl,这次我请客!”

    林菲儿知道沈青还没有找到工作,经济方面一定不宽裕。但照顾到他小小的男性自尊心,她还是让他来付帐。她只点了一个鸡腿汉堡、一袋薯条、一杯可乐,两人一顿吃下来也只花了几十元钱。

    吃饭完麦当劳出来,两人又到了分手的时候。不过这次林菲儿硬抢过沈青的手机给自己的手机上拨了个电话,留下了他的手机号码。说:“我以后不开心的时候就打电话听你讲笑话。”

    上海人材交易市场内人头攒动,全国各地怀着萝想来到这座城市淘金的人们,将原本十分宽敞的大厅挤得不泄不通,每家企业的招聘摊位前都围满了人。

    国内的it业早以不风光不再,随着几年前国际上网络泡沫的破灭。,近两年来国内:it业也开始全面衰退,那些所谓的it精英们也成了正宗的“挨踢精英”。

    现在,沈青就正在挨踢,从这个摊位被踢到那个摊位,再传球踢到下个摊位,可就是没一家公司愿意最终射门录用他!

    阳光从西边的天窗射进来,已经是下午时分,大厅内的求职人流仍不见少,沈青奋力向下一个摊位挤过去。

    招聘的是一家香港保险公司,主营销售各类保险,招聘文员和营销人员。沈青翻看了一下该公司的相关资料后了解到,招聘的营销人员有两个月的试用期,而且在试用期内每月还有800元的底薪。

    向招聘人员要了一张表格,沈青开始认真的填写起来。上海的消费不是一般的高,数着中袋里的钞票日益减少,他决定先找分工作解决生计问题。

    “请问,还需要文员吗?”旁边一个很嗲的女声响起。

    正在填表的沈青抬头看去,“哇,好正点的妞!”

    眼前的女孩齐耳的短发,水汪汪的大眼睛上抹着淡蓝色的眼影,高挺的鼻梁下是鲜红小巧的朱唇,让男人一手无法掌握的**,柔韧性绝佳的纤腰再加上下面丰满的美臀,构成女人完美的s形曲线,全身散发着诱人犯罪的妩媚风情。女孩嘴角微翘露出迷人的笑容,四周的男士纷纷露出神魂颠倒的傻样!

    沈青也被迷的愣了一下,但马上又回过神来。因为当他准备对眼前的尤物进行意淫的时候,脑中想到的却是爱玲雪臀上两个鲜红的刺青纹身大字。

    “难道,自己在这方面有另类的爱好?”沈青在心里将自己鄙视一番,埋下头去继续填表。

    负责招聘的两名男性工作人员,在清醒后的第一时间凑到女孩跟前,大力吹捧公司待遇如何高,实力如何雄厚,发展潜力如何巨大,其实心里转着怎样xx的念头,同样身为男人的沈青心里是一清二楚!

    趁两人不注意,沈青把自己填的表格和简历偷偷插入旁边一小叠的简历当中。因为他注意到,这时放的都是准备录用人员的简历,最上面的就是刚才那名小魔女的简历,沈青顺便瞄了一眼,她简历上的姓名;王缇。

    没想到他的小动作却被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小魔女看见了,还好她没有揭穿沈的违规行为,只是悄悄冲他做了个俏皮的鬼脸。

    两天后,万安保险公司通知沈青去公司面试。通过面试后,然后马上是三天速成培训,营销部的主管周经理是个整天笑眯眯的老好人,培训完成后又安排了一名老手带着沈青跑了两天业务,以便让他能够积累一些实际经验。

    做保险推销这行都是跟着客户走,时间上没有什么规律性,每天早上8:30开早会,其它的时间自选安排。

    单飞以后,由于沈青是新手没有固定的客源。所以只能夹着手皮包穿梭于各居民小区内,挨家挨户地推销保险。在受尽小区住户的白眼和浪费了无数的口水后还是没有卖出一份保险。最后还是在林菲儿介绍来的一位同乡身上,完成了自己的处女航。虽然数额不是很大,但总算是有了一个好的开头。

    做保险这一行,其实就和搞传销差不多。全凭一张嘴,只要你能把死的说成活的,把活的说成天上飞的,能让本来没有购买**的用户觉得自己确实需要它,哪么你已经成功了!

    第六章他乡遇故知九月底的上海,天气依然十分炎热,早上还是多云的天气,到了中午就变成了艳阳高照热浪袭人!

    这天。沈青又跑了一早上,很幸运的卖出一份保险。中午在一定路边小店吃盒饭时,沈青算了一下这一个半月来自己的成绩,现在离试用期还有半个月,自己只需要再卖出两份小额保单或一份大额保单,就可以达到公司规定的金额数,转正为公司的一名正式职员。

    那时,自己1500元的底薪再加上相应的提成,每个月起码能有3000-4000元的收入。想到这里,沈青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上海,真是个好地方!

    吃过饭后,沈青看着小店外被烈日晒得发亮的马路,决定下午刚脆跑到李伟做事的车行去休息一下,说不定运气好的话还能逮到买新车的客户,做成一笔汽车保险的业务。

    坐在李伟的办公室内,喝着冷饮吹着空调,沈青忽然觉得这个世界真是不公平。自己每天顶风冒雨,走街窜苍的推销保险,挣的却还没有整天坐在空调房内的李伟多!

    “吱”

    穿得西装革履的李伟推门进来,指着窗外一名在室内还戴着宽边墨镜扮酷的年青人,道;“这个人顶有钱,已经在我们车行买过几辆轿车了,今天是来取新车的,肯定还没有给汽车上保险!”

    生意上门,沈青连忙放下手中的杂志跑出办公室,点头哈腰地递上自己的名片;“老板,您的新车可真漂亮……”

    对着镜子练过上面遍的台词刚开了个头,那名年青人突然在他的肩头重重锥了一下,并摘下脸上的墨镜道;“老二,怎么几年没见就不认识兄弟啦?”

    “太阳!”对方摘下墨镜,沈青立刻认出这位大学期间同住四年的舍友。

    王朝阳脸上红了一下,现在别人见了他,不是叫王公子就是王总,这个学生时代的绰号已经很久没人叫过了,猛然间听到还真是觉得特别亲切!

    上大学那会,几乎每个男同学都有一个十分不雅的绰号,这也许是男生之间表示友谊的一种特殊方法。平时朋友见面大家都以绰号称呼,如果两个要好朋友之间直呼姓名的话,哪么他们之间肯定是闹矛盾了!

    沈青因为在同宿舍的四人中年龄排行第二,所以大家都叫他“老二”。而自己则是因为姓名最后的阳字,得了个“太阳”的绰号,另一种解释也就是“日”的意思!

    沈青把王朝阳拉进李伟的办公室,递上一根烟并给自己和王朝阳点上火,就聊了起来!

    原来这几年来,王朝阳的父亲官运亨通,由一名上海市政府机关处长,爬到了上海市副市长的位置。王朝阳本人则开了一家贸易行,靠他父亲的关系网专做些转手倒卖的生意,几年来已经积累了上亿的财富。

    当知道沈青正在干保险推销这行,很爽快地为自己新买的别克轿车上了双份保险。随后又从皮夹内选出一些名片递给他:“这些都是靠我父亲吃饭的家伙,都是顶有钱的主。你去要他们买保险,就说是我介绍过去的,看哪个敢不给兄弟面子!”

    沈青喜出望外地接过名片,做保险这行就是难发展客源,现在一下有这么多有钱人成为自己的客源,怎能不高兴呢!

    两人聊着聊着,话题又转到了女人身上。男人之间的话题,好像永远也离不开女人。

    当然,女人之间的话题也永远离不开男人!

    “你跟哪个小芳妹妹怎么样了?”沈青道先问。

    “早散了,大学毕业没两个月就拜拜了!”王朝阳笑着反问,道:“你跟哪个阿雅妹妹开花结果了吗?”

    “别提了,大学毕业后她就去了北京,就这样招呼也不打一声音就跑了!”沈青无奈地笑了笑,又有些自嘲地说:“我也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不告而别。”

    “别想哪么多了,不就是女人嘛,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王朝阳拍拍沈青的肩膀安慰道;“哥们先带你去公司瞧瞧我收藏的五朵金花,晚餐后再去见识一下上海丰富多彩的夜生活,顺便找个妞玩玩。”

    王朝阳说着把沈青拉上了他新买的红色宝马车。

    好车就是不一样,平稳、舒适、内部空间也够大,沈青平时坐惯内部空间狭窄的普桑型出租车,今天坐在宝马车内不由发了一阵感慨:“钱真***是个好东西!”

    火红的宝马车以及高的速度,如同一颗燃烧的流星般向写字楼集中的市中心驶去。

    王朝阳熟练的在东方大厦的露天停车场泊好车,与沈青一起走进这幢58层高的现代化写字楼。

    电梯在十八层停了下来,两人走出电梯往“朝阳贸易”走去。走过一条走廊向左转弯,,沈青就看见不远处墙上挂着“朝阳贸易”的金字大招牌。

    公司的内部面积大约在一百平米左右,属于面积很小的一个单位,办公室内的工作人员也只有五名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可能就是王朝阳口中所说的五朵金花吧!

    此时,公司里坐着的五名女孩,不是在对着镜子化装,就是在煲电话粥。见王朝阳走进来,纷纷都放下手中正在做的事迎上去发爹撒娇,内容其实都差不多,不是看上某件时装,就是想买某款首饰,目的都是让王朝阳掏腰包付帐。

    沈青在旁边暗自嘀咕:“还真是货真价实的五朵金花,五朵用金子堆出来的花!”

    王朝阳好不容易才让众女安静下来,指着沈青介绍道:“这是我读大学时的哥们,刚来上海不久,现在正在做保险,以后你们以及哪些认识的姐妹们要买保险都介绍到他这来买,听见了吗?”

    “知道了!”五女见王朝阳对沈青如此客气,还以为他是什么大老板或**。没想到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保险推销员,奇怪之余对沈青的评价也从90分降到了60分。连他递上的名片也懒得看,随手塞进了抽屉里。

    沈青跟着王朝阳走进总经理办公室,才发现这间从外面看很普通的办公室,里面却是另有一番天地。办公室的面积足有五六十平米大,装修也是异常考究,不像是办公的地方,到有点像星级宾馆的感觉!

    “怎么样,我这办公室布置的还行吧?”

    “很不错,能赶上星级宾馆啦!”

    正在这个时候,五朵金花中的其中一人端着两杯咖啡敲门走进来。当她端着咖啡在沈青跟前弯下腰的时候,她宽松领口内的无限风光,顿时尽收入他的眼中。让沈青惊异的是,她居然没戴胸罩,两个倒钟形的**随着她的动作回来晃动,**顶端的两颗紫葡萄异常诱人,甚至连**上凸起的小颗粒,他都看得一清二楚!

    “他原名叫赵欣,是五朵金花中最懂得勾引男人的一位,刚才够劲吧?”刚才沈青的一举一动王朝阳都看在眼里,待女人退出办公室后,他又凑到沈青跟前一脸贱笑地说:“她还有个妹妹,今年刚17岁,大学没考上,准备到上海来找点事做,前些天刚从四川过来,长得比她姐姐还漂亮。”

    王朝阳故意停顿了一下,盯着沈青满脸淫笑着接着道:“要不要我帮你搭个桥认识一下,如果合意就把他包下来?”

    “不行、不行,我在西安已经有女朋友了。再说我现在这点工资自己还不够用,哪有钱养情人!”沈青没想到好友居然会有这种提议,顿时吓得头摇得和拨浪鼓似的。

    “这话我可不爱听!”王朝阳有些生气地说:“兄弟一场,我的钱不就是你的钱。以后就跟我混,包你一年买豪宅,二年买名车,哥们吃干的觉不让兄弟喝稀的!”

    来到上海后,一直被人看不起遭人白眼的沈青,感觉自己眼睛有些热热的,一种熟悉又莫生的液体在眼框中打转,连忙深吸一口气,忍住即将夺框而出的泪水,感激地看了王朝阳一眼。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