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齐乐娱乐 > 末日刁民 > 第九百二十三章 局中局
    “妈呀……”

    抱着棺材板的陈光大突然一声鬼叫,就跟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女秘书直接双眼一翻晕死在了地上,两个大小伙子居然也双腿一颤瘫软在地,大量的骚尿顷刻间就打湿了他们的裤裆。火然??? ?文  w?ww.ranwena`com

    “孽子……”

    棺材里的焦黑人影忽然开口了,不但嗓音沙哑的像滚油浇过一样,嘴里竟然还在冒着大量的白烟,而这人正是白沐然被烧死的员工之一,借着昏暗的灯光明显能看到他身上焦糊的皮肤,就连眼珠子也只剩下了一颗,恐怖且恶心的模样就跟地狱里的恶鬼一般。

    “糟了糟了!你爸强行上身了……”

    仙风道骨的小老头跌跌撞撞的瘫在了墙上,同样抖的就跟筛糠一样,哪还有什么大师的风范,而杨总也几乎快要吓晕过去了,痛哭流涕的大喊道:“爸!我一直都很孝顺你啊,你为什么要搞我啊,我可是你儿子啊!”

    “哼~孝顺?你跟我下去看看就知道了……”

    恶鬼突然重重一拍棺材,竟然瞬间就从棺材里蹦了起来,整个人直接浮在了半空之中,伸出手来就要抓向杨总,但一道肥硕的身影却突然挡在在了杨总的身前,大声哭喊道:“爸!你不能带走他,你要带就带我走吧!”

    “小兰!你给我让开,是这个不孝的孽子犯的错,与你无关……”

    恶鬼伸着手面目狰狞,可怕的嗓音听的人简直寒毛倒竖,但肥婆娘却又哭喊道:“不!我是他老婆,他的错就是我的错,我宁愿替他去死,但死之前你总得告诉我们,我们到底什么地方做错了,不然我死也不甘心啊!”

    “哼~你问问他把我安葬在了什么地方,那里原来就是个茅坑……”

    恶鬼愤怒无比的大吼了起来,指着杨总说道:“我在下面天天屎尿缠身,做鬼都抬不起头来,连我们家祖宗都跟着丢人现眼,还有他养的那个小狐狸精,竟然带着他的司机来我坟头上撒尿,他们是一对奸夫淫妇你知不知道?”

    “什么……”

    杨总的脸色一下就狰狞了起来,恶狠狠的瞪向了他的帅哥司机,可惜帅哥司机好像已经吓傻了,张着嘴巴一点反应都没有,但肥婆又哭喊道:“爸!我求求你别搞他了,他怎么说都是你儿子啊,我们明天一早就帮你迁坟好不好,一定让你风风光光去投胎做人!”

    “已经迟了,我今天必须带他走……”

    恶鬼大吼一声作势欲扑,谁知一根金色的禅杖却突然隔空射来,竟然“噗哧”一声射穿了恶鬼的胸膛,直接让恶鬼一屁股摔进了棺材之中,等众人吃惊的扭头一看,居然是晕厥过去的老和尚站了起来。

    “阿弥陀佛!冤冤相报何时了,老施主回头是岸呐……”

    老和尚双手合十满是悲切的弯下了腰,而恶鬼似乎是无法挣脱金禅杖的束缚,用力扭动了几下之后,终于长长的叹了口气道:“罢了罢了!我今天看在小兰的份上饶了你这孽子,但你要是还敢这么忤逆,我随时都会上来找你!哼~”

    “谢谢爸!谢谢爸……”

    肥婆立刻抱住杨总嚎啕大哭了起来,杨总也抱着她哭了个稀里哗啦,不过房里的灯光却忽然在这时被人打开了,就看陈光大满脸煞白的站在开关边上,惊魂未定的说道:“太吓人了,杨总父亲以前是做什么的,怎么这么厉害啊?”

    “军人!上战场杀过敌人……”

    杨总抹着眼泪哆哆嗦嗦的站了起来,一看棺材里的恶鬼已经没了动静,插在它胸口的禅杖还在闪闪发亮,杨总立刻“噗通”一声跪倒在老和尚面前,痛哭流涕的磕头大喊道:“谢谢大师相救,来日我一定给您塑一尊金身!”

    “唉~你还是多做点善事吧,多行不义必自毙……”

    老和尚满是悲哀的摆了摆手,跟着便一挥衣袖往外走去,他的几个徒弟连忙拔出棺材里的禅杖,直接护着老和尚一起出了大门,而杨总的司机这时候总算反应了过来,立刻大喊道:“杨总!我没有去你父亲坟头上撒尿啊,不是我干的呀!”

    “你个王八蛋……”

    杨总忽然抄起板凳猛砸了过去,又冲上前揪住对方一阵暴打,但对方却大声的哭嚎道:“是你秘书勾引我的,我不敢得罪她只能从了,但我发誓我绝对没有去你父亲坟头撒尿啊,一定是你秘书自己干的,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我相信你妈……”

    杨总猛地抡起板凳砸在对方脑袋上,对方立刻重重晕倒在地头破血流,但肥婆娘却赶忙拉住他喊道:“再打人就要死了,我早跟你说过他们有关系,可你就是偏偏不信我的,这下好了吧,那个小狐狸精把你爸都整怒了,今天要不是我护着你都死翘翘了!”

    “这个贱人……”

    杨总又撸起袖子要去教训晕厥的女秘书,不过陈光大却赶忙拦住他说道:“杨总!家丑不可外扬啊,外面还有很多家属在等着,要是宣扬出去丢人的可是您自己啊,您还是把他们带回去慢慢处理吧!”

    “把他们给我捆起来……”

    肥婆娘立刻挥手大喊了一声,眼中尽是大仇得报的激动之情,而杨总也扔了手里的小板凳对陈光大说道:“你赶紧回去告诉你们田总,立刻给我找到全城最好的风水宝地,不论花多少钱,明天一早我就要把我父亲迁过去!”

    “啊?可是我们不卖坟地啊,坟地都是公家的啊……”

    陈光大十分为难的摊着双手,不过小老头这时候却站了起来,理了理自己散乱的银发又恢复了几分仙风道骨的模样,跟着便走过来说道:“谁说你们没有坟地的,你们田总刚买下来的那块地,就是全西北最好的风水宝地!”

    “您不会是说咱们田总要盖别墅的那块地吧……”

    陈光大满脸惊讶的看着对方,而小老头又笑眯眯的说道:“正是!那块地原本是西夏的王陵,据报道说安葬的还是一位赫赫有名的王爷,所以你们想啊,连王爷都愿意葬在那,肯定是多少大师堪舆过的宝地啦,杨老爷子要是能葬在那的话,肯定能保佑杨总全家世世代代大富大贵!”

    “这恐怕不行吧,我们田总那块地都在打地基了,他是要留给自己养老用的,他还想在下面挖挖看有什么古董呢……”

    陈光大立刻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但杨总却怒声说道:“要什么狗屁古董,老子明天让人拉一车古董送给他,你现在就让你们田总来见我,他那块地皮老子要定了,不论花多少钱我都必须拿下,明天一早我就要迁坟!”

    “好吧!我马上就打电话给他……”

    陈光大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杨总也十分满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胆颤心惊的看了看棺材里的焦尸,这才做贼似的对自己老婆招了招手,赶忙蹑手蹑脚的溜了出去。

    “唉呀~这破事闹的,吓死你家爸爸了……”

    陈光大一看人都走光了,立刻贼眉鼠眼的看向了白沐然,谁知白沐然正小心翼翼的站在棺材边上伸头打量,陈光大立马拾起棺材板说道:“好奇害死猫,当心人家蹦起来掐死你!”

    “你们是不是在给杨总做局……”

    白沐然忽然面无表情的转过身来,可陈光大却直接翻了个大白眼,盖上棺材板就说道:“还不信邪是吧,要不要我把龙婆叫过来再让你见见鬼啊,再说我们就算真给他做局,我们又图人家什么呢,吓唬人家好玩啊?”

    “杨总的夫人,你们在帮杨总的夫人除小三,对不对……”

    白沐然自信无比的指着陈光大,说道:“杨总虽然不是顶尖的富豪,但他的身家也能排进全城前二十名,只要能除掉小三他夫人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甚至会跟你们合伙设计她老公,你跟我打赌的那两千万就是这么来的吧!”

    “哼哼~你这是想为你自己找借口吗?输了就是输了,少逼逼……”

    陈光大十分不屑的冷笑了一声,谁知白沐然却狡黠的说道:“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你自己都承认赢了我,如果你们不是收了她两千万,上哪找这么大一笔业务出来,你们真是太龌蹉了!”

    “那又怎么样,你有证据说我给他设局了吗……”

    陈光大得意洋洋的看着她,又说道:“白总!愿赌就要服输,更何况你也是个企业家,不会不懂得老板只看结果不看过程的道理吧,你要是还要点脸呢,就立刻回去大喊我白沐然是头猪!哈哈~”

    “你……”

    白沐然的俏脸瞬间一片煞白,气的腮帮子都鼓起来了,但陈光大却贴到她耳边说道:“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哦,肥婆的两千万连屁都不算,我这次的小目标是一个亿,哼哼~”

    “你别得意……”

    白沐然忽然恼羞成怒般推开了棺材盖,就在陈光大一惊的同时,她竟然从棺材里拽出了一根透明的鱼线来,冷笑着说道:“你不是要证据吗,我现在就把杨总叫回来,让他好好看看这些绑在尸体上的鱼线!”

    “喂喂~有话好说嘛,大家都是邻居,没必要挡我财路吧……”

    陈光大十分郁闷的拦住了她,不过白沐然的手机却在这时响了,等她下意识的接起来一听,脸色居然狠狠一变,失口大叫道:“怎么又失火了,那么多保安干什么吃的,你们想气死我吗?”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