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齐乐娱乐 > 神藏 > 第八百四十九章 酒桌闲谈
    “方逸,这将近一年的时间,你究竟去了什么地方啊?”

    两人聊了一会家里的事情之后,柏初夏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 火然? 文  w?w?w?.?r a?n?wena`com

    “那地方我也说不清楚。”方逸闻言苦笑了一声,他不想欺骗柏初夏,但那段时间所接触的事务,真的不是柏初夏所能理解的,方逸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说。

    “我们应该进入类似时空隧道一类的地方吧。”

    方逸斟酌了下语言,开口说道:“那里虽然有空气,但却是很荒芜,没有人烟,要不是还有些植物,恐怕我和大哥他们早就饿死了,后来也是机缘巧合,才从那里逃出来的。”

    说到在神秘空间里呆的那半年,方逸真的是有些后怕,如果不是那传送阵处还残留着一丝灵气,恐怕他们这辈子都要被困在里面了,对于这样的险境,方逸觉得以后还是少涉足微妙。

    当然,方逸他们的收获也是巨大的,虽然没有灵气支持他们修炼,但完整的上古炼气传承,却是可以让他们真正接触到炼气士的世界,别的不说,单是先天之境的修炼功法,就让方逸等人获益无穷。

    “地球上还有这种地方?”听着方逸的讲述,柏初夏眼中露出了吃惊的神色,“这应该是另外一个维度空间了吧?方逸你们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竟然能有这样的经历。”

    “运气好?”

    方逸闻言苦笑了起来,虽然那个空间内部是没有任何危险存在的,但那种与世隔绝的孤寂和灵气消失后的死寂,却是让一般人都承受不了的,如果不是方逸他们三个人一起进入,恐怕真的会被那里的环境给逼疯掉。

    “你们当时的处境很危险,要不是进入那里,或许……”

    柏初夏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虽然卫铭城有很多事都瞒着她的,但身在国安部门工作,柏初夏还是通过自己的渠道查到了发生在柬埔寨的事情。

    “其实就算没进入那里,他们也奈何不了我的。”方逸摇了摇头,进入到河道里,他和彭斌还要龙旺达已经是安全了,只要顺着河道游出几百米,那些雇佣军拿他们也没有丝毫的办法。

    “方逸,以后不要再去那些危险的地方了。”柏初夏握住了方逸的手,轻声说道:“你不知道我当时有多担心,不过我对你有信心,相信你不会就这么死掉的。”

    说来也奇怪,柏初夏对于方逸,真的是有一种不知道从何而来的信心,在卫铭城告知她方逸很可能遇难之后,柏初夏仍然坚信方逸还活着,一直等到方逸打给她的那个电话。

    “放心吧,初夏,只要我不想死,这个世界还没有人能让我死去。”

    听到柏初夏的话,方逸心中一阵感动,那种被人关心和牵挂的感觉让他知道,以后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多了一份责任,那就是要照顾好身边的这个女孩,和她携手到老。

    婚姻家庭和修炼功法,在方逸看来其实并不冲突,因为地球上已经没有灵气了,在哪里修炼都是一样,而且手上的那几枚灵石,也可以让方逸在晋级下一阶段之后修炼很长一段时间。

    “吹牛说大话!”

    对于方逸的话,柏初夏给了他个白眼,说道:“你还是想想怎么过我家人那一关吧,我可告诉你,如果我爸和我爷爷不同意,我可不会嫁给你的!”

    “你的意思是,只要他们同意了,我都不用求婚了?”方逸一脸笑意的看着柏初夏,他很喜欢女孩爽直的性格,这让人相处起来感觉十分的舒服。

    “德行,先摆平我爸和爷爷再说吧。”

    柏初夏没有矫揉造作,而是默认了方逸的说法,她在参加工作之后,才发现一个单身女孩的身份是多么痛苦,甭管是那些雄性荷尔蒙爆棚的男人,还是办公室里的热心大家,都会在婚姻问题上带给她很大的压力。

    “那咱们爷爷喜欢什么啊?”方逸开口问道,既然是老爷子过寿,那肯定得送一件让老人家喜爱的物件,别的不说,这印象分还是十分重要的。

    “我爷爷倒是好办,他比较爱好画画,水平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喜欢在自己的画作上留款印记,常说要搞一枚好印章……”

    柏初夏显然早就想好了这个问题,当下说道:“方逸,你从余老师那里帮爷爷求两枚印章吧,一款用爷爷书房的名字,一款用爷爷的字,余老师是国内的金石大家,爷爷肯定会喜欢的。”

    “问老师求印?”方逸的神色有些古怪。

    “怎么了?你自己的老师,不会连这点面子都不给你吧?”

    看到方逸的神情,柏初夏停下了筷子,虽然嘴里说着话,但一点没耽误她享用美食,反倒是方逸吃的不多,几道菜都是浅尝了一下,口腹之欲对方逸而言已经是很淡了,不过对于老爷子的手艺,方逸还是相当满意的。

    王家的私房菜,虽然都是些家常菜,但所用的食材却是和普通人家有很大的不同,就拿刚才上的第一道腰花来说,那是王天亮亲自去到乡下屠宰猪的地方收取的新鲜猪腰,一路上都是用冰冻着带回来的,所以食材的新鲜,也提升了菜肴的味道。

    “不是老师不给我面子。”

    方逸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而是老师的印章都是我给刻的,你与其让我去求老师的印,还不如我自己给爷爷刻上两枚印章呢,保准爷爷喜欢。”

    “你自己刻?行不行啊?”

    柏初夏倒是知道方逸有一手篆刻的本事,她身上现在挂着的玉牌就是出自方逸之手,只不过柏初夏对这方面的知识不是很了解,思维上还是觉得名家的东西才能拿得出手。

    “放心吧,老爷子肯定喜欢。”

    方逸自信的笑了起来,别说余宣了,就是故宫博物馆的秦海川还有另外一位古玩杂项大师级的人物李景阳都向自己求过印,可以毫不客气的说,方逸这一手金石篆刻的功夫,在国内已经是无人能出其右了。

    “好,你如果刻的很好,爷爷肯定很喜欢的。”

    柏初夏眼中露出了欣喜的神色,正如在卫家是由卫老爷子说了算,在柏家,大事还是要由年逾八旬的柏家老太爷做主的,只要柏初夏的爷爷喜欢方逸,那一些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了。

    “老爷子的事情解决了,那你爸妈喜欢什么啊?”方逸琢磨着自己第一次上门,总是要给未来的泰山岳母带点东西吧,方逸倒不是全为了讨好他们,而是出于一种礼貌。

    “我爸?他最喜欢下围棋。”

    柏初夏撇了撇嘴,说道:“棋下的不怎么样,还整天找人下,输了不高兴,赢了还说别人让他,回头去了家里你千万别和他下棋啊,能被折磨死,至于我妈,她喜欢些玉石首饰,这两年喜欢翡翠……”

    “你妈的喜好容易办,你爸的有些麻烦,我想想办法吧。”

    方逸闻言挠了挠头,柏母的事情很好解决,他在金陵的房子里还有不少的翡翠原石,回头打电话让胖子带过来一块就行了,但方逸虽然会下围棋,总不能到了柏家陪着他去下棋吧?

    “是我爷爷过寿,又不是他们过寿,你不用带那么多礼物的。”柏初夏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对方逸的细心还是很高兴的。

    “还有三天是吧,时间来得及,这事儿我来操心吧。”方逸笑着摆了摆手,正想继续说的时候,他兜里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却是卫铭城打过来的。

    “卫哥,什么事?”方逸接起了电话。

    “住处给你安排好了,在天坛公园旁边,是个私人会所,环境非常好,出入也方便。”

    卫铭城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过来,“你快吃完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我过去接你,你要是有什么事,就安排我去做,奶奶的,我真的要变成你的保姆了。”

    卫铭城的声音里透着一丝不忿,因为刚才刘大光对他是千叮万嘱,一定要服务好方逸,这就是他目前在隐组最为重要的工作,也是他能否成为隐组正式成员的重要考验。

    所以心里虽然很不爽,卫铭城还是给方逸打了个电话,这会儿他正在心里自我安慰呢,为了那三十岁之前的少将军衔,别说给方逸当保姆了,就是让他给方逸当保安,卫铭城也能舍得下这张脸去。

    “卫哥,你还是忙你的去,我明天给宋老他们说一声吧。”

    方逸听得出卫铭城话中的不情愿,他倒是能理解,甭管怎么说,卫铭城现在也是上校军衔,在部队都是配有警卫员和文书的人,眼下突然发生了角色转换,他肯定是不会习惯的。

    “别介啊,千万别,你这是砸我饭碗!”听到方逸的话,卫铭城差点急眼了,因为刘大光说了,如果方逸不用他,那隐组只能给他给外围编制,却是无法成为正式成员的。

    “得,明儿我还真有事,那你就过来吧。”方逸闻言哈哈一笑,他虽然来过几次京城,但对京城并不熟悉,有个免费的司机兼向导那是不用白不用。

    “知道了,我和你住在一个地方,明儿你要去哪我拉你去。”卫铭城不爽的回了一句就挂断了电话,他这会感觉心里很受伤,得着几个人喝点小酒安慰下自个儿去。

    “方逸,我哥这是怎么啦?”

    在方逸挂断电话之后,柏初夏一脸疑惑的看着他,虽然她没听到这保密电话中的对话,但是从方逸的语言里,柏初夏还是听出了一些东西,自己这位表哥似乎有求于方逸。

    “卫哥想进一个部门,不过那个部门比较难进,他正纠结了。”方逸没有说出隐组的事情,倒不是他有意隐瞒,而是想以后循序渐进的把这些事给柏初夏说出来。

    “还有我哥进不了的部门?”

    柏初夏愈发的吃惊了,卫家在国内军队体系中的地位她自然很了解,但正因为了解柏初夏才会惊讶,以她外公的影响力,就算卫铭城想进政府体系,那也都是一句话的事情。

    “那个部门比较特殊,你外公也说不上来话的。”

    方逸还是没有说出隐组的名字,不过柏初夏倒是有点明白过来了,因为她在国安工作的时候,也听闻过一些比较特殊的部门,但是以她的权限根本就看不到那些部门的具体情况。

    “我外公说不上话,你就能说得上话吗?”柏初夏有些不以为然,在她看来,也就是外公退下来了,如果在任上的话,肯定还是能起到作用的。

    “巧了,我还真能说得上话。”方逸嘿嘿一笑。

    “瑟,你就瑟吧。”

    柏初夏瞪了方逸一眼,这才多长时间,当初那个刚从山上下来的小道士居然就学的油嘴滑舌了,柏初夏记得自己刚认识方逸的时候,他和自己说话有时候还会脸红呢。

    看到方逸不想说,柏初夏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反正卫铭城也在京城,爷爷大寿他肯定也会去,到时候当面询问也就是了。

    “对了,初夏,那房子的事情你上点心,来京城总住在酒店也不舒服。”

    方逸从小就住在道观里,那里虽破,但却是方逸的家,从道观出来后住在满军家中,方逸一直都不是很习惯,直到他买了赵洪涛的房子之后,才又有了家的感觉。

    方逸知道,在自己见过柏初夏的长辈之后,京城肯定会是自己要长住的地方,所以他才希望尽快买上一套房子,从来不知道父母是谁的方逸,对于家这个概念是特别的看重。

    “小方,你想买房子?”

    方逸话声刚落,王天亮就从外面走了进来,方逸和柏初夏这顿饭边吃边聊,吃的时间可是不短,前院吃饭的客人这会儿都已经走了,王天亮这才能抽出空来过来作陪。

    “王叔,我以后可能要在京城长住,买套房子方便点。”看到王天亮进来,方逸连忙站起身迎了他坐下。

    “买房子好,俗话说安居才能乐业,而且京城的房子一天一个价,早买比晚买好。”老爷子也进了屋子,看到桌子上的酒,不由愣了一下,说道:“小伙子,不喜欢喝酒?怎么这一瓶还没喝完啊?”

    “老爷子,浅尝即可。”方逸笑了笑,酒虽然不错,但终究是五谷杂粮酿制出来的,方逸刚才喝了几小杯也就停了下来。

    “得,天亮,这酒既然开了就没法再封存,咱们爷俩给喝了吧。”王老爷子也没勉强方逸,当下招呼儿子喝了起来,王天亮又去厨房端了叠油炸花生米,爷俩就着花生米喝的是有滋有味。

    “小方,京城的房子可不便宜,你想买在什么地段呢?”王天亮陪父亲喝着酒,也没冷落了方逸,他记得刚才方逸提过房子的事情。

    “我想买在紫禁城的附近,后海那一片不错,这边也可以。”

    方逸走到每一处地方,都会习惯性的去看一下当地的风水,来到京城当然也不例外,他第一次去故宫的时候,就发现这里是龙脉汇聚之处,全京城的风水,自然是以紫禁城为中心的位置最佳。

    “这边?这边可都是四合院啊。”

    王天亮闻言愣了一下,“你们年轻人不都是喜欢住楼房吗?住的高视野又开阔,再说了,这四合院的价格可不低,比一般的商品房要高出好几倍呢。

    “王叔,四合院接地气,我喜欢这种地方。”方逸笑着回了一句,楼房有楼房的方便,但从风水角度上来说,住楼房远不如住平房,因为地气也是可以滋养人的。

    “四合院不合适,现在买太贵了。”王天亮连连摇头,说道:“七八年前那会,咱们这边一套四合院只要三四十万就能买到,你知道现在多少钱了吗?”

    “不知道,大概多少钱呢?”方逸开口问道。

    “爸,前几天张教授那套房子,是不是想卖啊?”

    王天亮看向了父亲,他所说的张教授以前是清华的老师,家里这套房子也是祖上传下来的,不过张教授的女儿八十年代就出国了,儿子前几年也出去了,张教授老伴去世的早,去年刚一退休,儿子女儿就催促他去国外生活,这才打算将院子给卖掉的。

    “嗯,小张那套房子是要卖,不过价格有点离谱。”

    老爷子点了点头,说道:“他那院子是不小,前中后三进院子加起来得有上千平方了,以前是位****在京城的住所,不过小张挂的价格太高了,我看他是想拿这钱在国外给儿子买房子。”

    王家是这个地方的老户,他们这套四合院是民初的时候从一位落魄贝勒爷手上买来的,当时花了两根小黄鱼,虽然解放后曾经和人合住过一段时间,但后来落实政策,房子也又还给了他们。

    王老爷子就是在这里出生的,他对周围的环境非常的熟悉,邻居们自然不用说了,这一片四合院区域住着什么人,老爷子全都是了如指掌。

    至于王天亮口中的张教授,在老爷子嘴里自然是小张了,因为他算是老爷子从小看着长大的,张家就剩了他一个人,早在前几年老爷子就听他说过要将这大院子给卖掉。

    眼下儿子女儿都出了国,好像儿子还伸手问他要钱买房,当了一辈子老师的张教授那点退休金哪里够,本来就有意卖掉房子的张教授,就把房子给挂了出去。

    “那究竟是多少钱啊?”方逸追问了一句,爷俩怎么都是这脾气,说了半天愣是没把金额给说出来。

    “三千万,一口价,而且还不管过户的费用。”老爷子喝了口酒,咂吧了下嘴,他虽然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但对于这个价格还是感觉有点难以接受。

    “是有点高了,七八年前这边的四合院,五六十万一套就能买到,这价格涨的也太离谱了。”

    王天亮附和着父亲的话,现在京城最好的地段房价也就是一万出头的样子,这破旧的四合院却是比那价格整整高出好几倍,王天亮实在是不怎么理解。

    “舅爷,这四合院是稀缺资源,以后会越来越贵的。”柏初夏家也是住的四合院,她对这样的环境很有感情,听到有人要卖四合院,柏初夏倒是有些动心。

    而且柏初夏知道,在京城的规划中,很多四合院区域都是要拆迁掉的,能保留下来的只是紫禁城周边很少的一部分,俗话说物以稀为贵,四合院价格飞涨正是这个原因造成的。

    “初夏,要不咱们看看那房子?要是喜欢的话,就买下来吧。”

    方逸沉吟了一下,钱他不缺,刚才放在桌子上柏初夏还没收起来的那张卡里就有一千万美金,但方逸要先看看房子的风水如何,这里都是些百年的老宅子,时过境迁风水也是会发生变化的,所以方逸要看过之后才会决定买还是不买。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