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齐乐娱乐 > 我家农场有条龙 > 第1857章 只有亲身经历过才会知道什么是害怕
    雷欢喜绝对的成为了超级饭桶。r?anw  en w?w?w?.?r?a?n?w?e?n?a`c?om?

    外卖一大半几乎都是被他一个人吃完的,可是他居然还是没有吃饱。

    目瞪口呆的野泽香惠子只能再帮他叫了一次外卖。

    “欢喜啊,你可真的去看看了。”纪德诚连连摇头说道。

    胃口再好,也不至于好成这个样子吧?

    期间安妮打来过一次电话,雷欢喜告诉她自己正在和纪德诚他们开会,得有两天时间,安妮也没有多说什么。

    雷欢喜没有对安妮说实话。

    毕竟帮着她的父亲对付她的弟弟,这也未免太敏感了一些。

    下午一开盘的时候,非凡科技的股价迅速上升到了58.8元。

    好戏已经正式拉开了大幕。

    雷欢喜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在那看着手机。

    似乎这里发生的事情和他一点关系也都没有。

    没错,他只要负责把握好大方向就可以了。

    至于那些细节?自然就交给其他人去做了。

    因为具体应该怎么操作,雷欢喜也不是特别清楚。

    外行领导内行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去做的。

    主要操作的是野泽香惠子,她在这方面特别的内行。

    而纪德诚和秦力法与雷欢喜一样,同样没有去过多的干涉。

    雷欢喜负责吃,他们负责喝茶。

    茶是雷欢喜带来的地灵茶。

    这一批小公主培养出来的地灵茶,比小胖培养出来的有了进一步的改进:

    喝下去的时候不会再有肚子那么饿的感觉了。

    要不然只怕现在纪德诚和秦力法便同雷欢喜一样成为饭桶了。

    “欢喜,这次只要成功,君诚集团会大赚一笔。”纪德诚缓缓地说道:“老实说,我个人是不甘心的,本来君诚集团已经陷入到了危机中,现在有了这么一大笔的现金,绝对能够帮助他们度过困难的。”

    其中的利害关系,雷欢喜曾经和他们说过,但纪德诚只是单纯的不甘心而已。

    那么多年的愤怒,绝对没有任何人能够一下子就忘怀的。

    更何况纪德诚绝对不会忘记?

    “暂时的渡过危机而已。”雷欢喜埋头吃着看着:“现在我们占的优势是朱晋岩在那里操盘,可是当他这次失败后,亚德里恩绝对不会再让他管任何事情了。他会亲自接手,亲自上阵来打击君诚集团,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你猜我会做什么?”

    纪德诚和秦力法同时摇了摇头。

    “真的到了那个时候。”雷欢喜停止了手里的动作,然后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

    “我会袖手旁观。”

    我会袖手旁观?

    什么都不管吗?

    “因为我不想陷入到一场毫无胜算无止境的战争中。”雷欢喜苦笑了一下:“我曾经和你们形容过对手的强大,但到底强大到了什么程度?只有亲身体验过的人才会知道。”

    纪德诚问了一句:“你亲身体验过?”

    雷欢喜的身子竟然不为人知的微微颤抖了一下。

    他是害怕了吗?

    是的,雷欢喜就是害怕了。

    真的害怕了。

    雷欢喜很少会害怕。

    小胖快要死的那次,他害怕了。

    他害怕失去自己的这个最好的朋友。

    这一次,当想到红珊瑚资本和钻石联盟的强大,他也害怕了。

    那是一座没有人可以撼动的大山。

    而自己?

    不过是山脚下的一粒微不足道的小石头而已。

    现在自己正在做的,却是准备要推翻这座大山?

    你可是哈特曼先生的梦想啊。

    自己却先一步这么做了?

    非凡科技的收购和反收购,威廉和多萝西娅的诈死

    这两件事都是雷欢喜做的,都是在和钻石联盟做对。

    也许可以隐瞒一时,但绝对无法隐瞒一辈子的。

    真的到了那个时候,钻石联盟一定不会再对自己那么客气了。

    战争自己将要面临的是一场可怕的战争。

    “怎么了,欢喜?”看到雷欢喜半天没有说话,纪德诚问了一声。

    “没事。”雷欢喜回过了神:“我亲身经历过,但是具体其中是怎么样的,我现在还没有办法告诉你们。”

    纪德诚和秦力法知道的越少越好。

    这是对他们安全的保护。

    “59了。”

    野泽香惠子的声音传来。

    雷欢喜不动声色。

    这次就当是自己在练兵吧,尽管朱晋岩这个对手差了一些。

    “欢喜啊。”纪德诚忽然轻轻的叹息了一声:“这次的事情结束后,我想把我的女儿接回来了。”

    雷欢喜一怔,随即脸上露出了笑容:“想通了?”

    “想通了。”纪德诚笑了一下说道:“要说这事啊,还得谢谢朱国旭。你看看他现在和儿子弄成了什么样子?老实说,我可不想和自己女儿的关系变成这个样子。再说了,这段时间我也仔细观察过了,柴国刚做的还算不错。”

    雷欢喜随即笑嘻嘻地说道:“这不就结了?俩父女间有什么解不开的深仇大恨?纪佳禾要是知道你的苦心,肯定会感激你的。”

    “那个渔场,不用再承包了。亏了多少钱,我都算给他们。”纪德诚展现出了自己的霸气:“我想先把柴国刚放到我下属的企业去锻炼几年,毕竟他在管理大型企业上没有什么太多的经验。”

    他话里的意思雷欢喜一下子就听懂了。

    这是准备培养柴国刚当自己未来的接班人啊?

    瞧瞧人家这命!

    一出生就准备接班了。

    可是自己呢?

    自己继承的遗产就是爷爷留给自己的老宅子。

    恩,妈妈的环海集团不算,那是后来的事情了。

    “柴国刚肯定能行的。”雷欢喜笑着说道:“我和他打过交道,这个人不错。”

    “60块6了。”

    野泽香惠子的声音再次传来。

    “真的不动手?”一直没有开口的秦力法这个时候说道:“万一你判断错了呢?”

    “我其它事情会判断错误,但是对于朱晋岩?”雷欢喜说到这里淡淡的笑了一下:“我从来都没有判断错误过。我们继续拉升股价,他会认为自己的判断出现了错误,会继续加大投入资金。相信我,我们会成功的。”

    纪德诚和秦力法彼此看了一眼,然后同时点了点头。

    他们现在和雷欢喜坐在同一条船上,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他们的利益都是彼此相关的。

    雷欢喜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成为了这个小集团的领袖!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