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齐乐娱乐 > 超级学神 >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贵不可言!
    这话,却是把苏航给问住了,对方可是大道境的超级强者,你能有什么东西是他看得上的?

    一时间,苏航哑口无言,显得有几分尴尬。?火然文???  w?w?w?.?ranwena`com

    殷无伤叹了口气,“我要的东西,你给不了我,所以,苏兄还是不要白费心思了。”

    “不知殷兄所求是什么?不妨与我说说吧。”苏航道。

    他可不是轻言放弃之人,这阴阳磨要是借不到,他可不知道如何化解后世的危机。

    殷无伤摇了摇头,似乎是不想多言。

    “老爷,这位苏先生求取阴阳磨,也不是为了一己之私,乃是心系苍生……”这时候,站在殷无伤后面的流云小心的开口了。

    像这种情况,根本就没有他开口的资格,但是,早前他就听苏航讲起过来借阴阳磨的缘由,他是个心善的人,自然会想帮苏航说话。

    他想不太明白,那阴阳磨虽然是自家老爷的成道至宝,可是以自家老爷如今的境界,那里还有用得上的地方,那阴阳磨放在昆仑山上,也只是磨磨豆子豆浆,还不如借了出去,还能物尽其用,做一番功德。

    一听流云帮腔,苏航不禁欣喜,向他投去善意和感激的目光。

    殷无伤沉默良久,最后叹了口气,真是个糊涂的小子啊,老爷我一心为了你,你却反过来帮着外人说话,真是要气死老爷我么?

    转脸看向流云,也不避讳苏航就在身边,殷无伤直接对着流云道,“云儿,若老爷把阴阳磨给你,此物将是你将来的立身之本,你却还要外借么?”

    流云听了,顿了一下,这个问题,早前殷无伤就已经问过他了,他也好好的想过,此时,再问,便也没有太多的犹豫。

    流云直接道,“老爷,您曾教育弟子,修士修身修己,假于外物,只是旁门,唯有修得己身,方为正途,弟子也不求什么法宝,只求能永远伺候在老爷身边……”

    顿了顿,流云又道,“既然苏先生急需此物,老爷若将阴阳磨赐予弟子,弟子想必是会借给苏先生的……”

    殷无伤无奈的摇了摇头,长长的叹了口气,一副老爷我千算万算,没有算到你这小子会在背后给我拆台的样子。

    “罢了,罢了。”

    良久,殷无伤摆了摆手,“既然云儿都如此说了,我要是再一再推脱,倒显得我不近人情了,也罢,只是那阴阳磨,我并未带着身上,稍候随我回昆仑取吧。”

    苏航一听,惊喜莫名,忙起身对着殷无伤鞠了一躬,“多谢殷兄。”

    殷无伤摆了摆手,已显得有几分不耐。

    苏航转身,又对流云拱了拱手,“多谢小兄弟高义。”

    流云有些受宠若惊,连忙回礼。

    殷无伤此时却是在心中苦笑,今日本不该现身一见的,更不该答应苏航的请求,但是奈何,有些东西是历史注定,虽然他有能力扰乱历史,但是,前些日子他擅自出手,帮助苏航梦中破道,这已经扰乱了天机,惹得那人不快了,若现在又刻意去改变既定的事实,那人恐怕真的要找自己麻烦了。

    唉,云儿啊云儿,老爷我是有心要救你,可你……,唉,算了,这一界已经不是我能够插手的了,还是安心的做一个旁观者吧。

    殷无伤心中涌动,虽然大道境又如何,依旧有很多的无奈啊。

    当然,这一切,苏航和流云都不清楚,因果牵连,是这世界上最为神妙的东西。

    苏航回坐,心中甚是欣喜,阴阳磨有了着落,他的心中大石已然落下了一半。

    不过,也仅仅只是一半,东西没有拿到手上,还有中途变卦的可能。

    这时候,鸿钧道,“这阴阳磨不知是何等宝物,让殷兄都如此难以割舍?”

    他不知道苏航为什么要借这东西,但他知道既然是苏航要借的,那必定不是什么普通宝物。

    殷无伤没有言语,流云道,“阴阳磨乃是老祖母赐下,予我家老爷的成道至宝,不管是什么东西,哪怕是道器,放入阴阳磨中磨上一磨,也只会磨回本源,散于天地。”

    “这么厉害?”

    鸿钧一听,居然连道器都能炼化,那岂不是说,如他这样的存在,被磨上一磨也会灰都不剩?

    “那不知你家老祖母,又是何方神圣?”鸿钧满肚子的好奇,直接就问道。

    但这次,流云却不敢回答了,只把头埋进了脖子里,显然是有所避讳。

    关于这一点,苏航倒是略有些知晓,加上小九,殷无伤有兄弟姐妹九人,均是一母所出,以殷无伤的实力最为尊,号称鹦鹉大道。

    但既然是一母所出,那就肯定是有一母亲的,至于这一母是什么存在,苏航就并不清楚了,小九也不曾说起。

    鸿钧似乎也知道自己似乎犯了忌讳,当即也讪讪的一笑,不敢再过多的询问,当下岔开话题,“方才殷兄说,已知我二人来意,我大哥的来意倒是清了,殷兄可知在下的来意?”

    当着一位根本不知道强到了什么地步的强者的面,鸿钧倒也是脸不红心不跳,跟着苏航叫起了殷兄。

    殷无伤目光落在鸿钧身上,“小兄弟紫气冲天,贵不可言,来日成就,怕是无量啊。”

    “哦?”鸿钧闻言,眼睛顿时一亮。

    苏航坐在旁边,听到这话不免有些诧异,鸿钧未来可成天道,苏航是十分清楚的,他也相信以殷无伤的实力,必定能看清过去未来,清楚鸿钧未来的成就,但是这个贵不可言从殷无伤的口中说出来,倒显得有些意外了。

    天道,在殷无伤眼里,能算得上是贵不可言?执掌天道,那就意味着永远没有晋升大道境的可能,这能算得上是成就无量?

    或许,仅仅只是客气一下吧?

    苏航如是的想着,但鸿钧却不这么想,当下有几分激动的道,“那日梦中,在下得殷兄几句指点,便成功进阶天尊境六品,实在令人难以置信,今日来此,在下却是想找殷兄问问,在下的道在何方,在下所要修的道,是什么道?”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