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胡明月 > 第九百零八章:旬邑之战(四)
    “大王,单氏为了让我们可以顺利出兵,不仅调动了他们自己的人马和陆逐延的上郡四部鲜卑对虚除权渠进行正面牵制,而且还鼓动了沈氐羌在他们的西侧袭扰!我们若是得了这样的天大契机还不出兵,那岂不是天予而不取?!”

    盆句除听着张禹这番头头是道的话,一时之间倒是有些搞不明白他张禹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明明刚才还像是在极力劝谏自己不要占据旬邑城,这会子却又说得好像整个新平郡都不应该放弃?!

    他娘的!

    这老小子到底是何居心?!

    想到这些,盆句除极力压制住了自己内心之中的烦恼,甚至还故意试探道:“张兄,你不觉得单氏这样做,有些莫名其妙吗?!既然已经如此劳师动众,为何不乘此机会一举灭了虚除权渠,那样一来,他单氏除了可以得到上郡的大半之地,不还可以借此功绩让汉国皇太弟刘的位置坐得更稳一些?!”

    “大王,若是真的虚除权渠被灭,那接下来单氏要灭的岂不是就是大王和其他诸位首领了?!”

    盆句除一听这话,心里顿时是一惊,怎么他自己就没有想到这点呢?!

    这虚除权渠虽然现在跟自己敌对,但实际上也有点唇齿相依的意思,若是真的让单氏或者刘虎那帮人进了上郡,那绝对要比虚除权渠还让人头疼!

    “大王,这只是其一,还有其二!”

    “还有其二?!”

    “这其二就是汉国皇太弟刘方面的问题了,照张禹来看,刘并不想拿下上郡,毕竟若是由他拿下上郡,只会让汉皇刘聪对他更加忌惮和猜疑,而且虽然单氏可以凭借单于台大单于的身份来调动大量人马,但聚集起来的人马却也不一定同心协力……”

    “你是说陆逐延?!”

    “过去匈奴有左右贤王、左右奕(谷)蠡王,其下还左右於陆王,也叫日逐王,世为呼延氏担任,而陆逐延之名,其实就是这三者的合称……”(《晋书四夷列传》对匈奴王职有记载,而陆逐延虽然统领四部鲜卑,但实际上鲜卑中唯一改为陆姓的步六孤氏却没有关于陆逐延的记载!参考《魏书官氏志》和《南齐书魏虏传》,《姓篡》,甚至鲜卑各族中也没有上郡四部鲜卑的说法,所以很有可能只是一部分西部鲜卑流落在了上郡,而形成了所谓的四部鲜卑……)

    “张兄,不管陆逐延这个叫法是不是真的有你说的那些来历,也不管他到底是不是姓呼延,此人的野心都不算小!由此看来,他确实不会真的听命于单氏的命令……”(陆逐延应该就是和宇文氏一样,都是鲜卑化的匈奴人,并且统领这四部鲜卑。? 火然?文? ??? w?w?w?.?r?a?n w?e?n?a`c?o?m)

    “所以在张禹看来,单氏现在所能做的最大动作也就是吸引住虚除权渠的注意力,好方便我们来新平郡把水搞得更混……”

    “哼!荒谬!想让本王替他刘去和刘聪的人马去拼个你死我活,这简直就是做梦!”

    “大王,刘和单氏的人应该也没有想到贾匹会来新平郡抗击匈奴,毕竟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好啊!刘和单氏可真是好大的手笔啊!把我北羌王也给算计进去了!”

    “大王,这不过是机缘巧合罢了,毕竟我们离新平郡最近……”

    “……”

    “而且照张禹看来,单氏和皇太弟刘的本意,其实不过只是想捣乱一下而已,或者说就是想偷偷地给刘聪的人马添点堵罢了……”

    “但现在却偏偏出现了一个有可能彻底颠覆局势的贾匹?!”

    “大王明鉴!”

    “张禹,你当时为何不把这些话说出来?!现在已经到了旬邑,你又要我怎么办?!”

    “大王,此等阴谋又怎么可能轻易识破?张禹也是一路寻思,反复推敲,甚至直到现在才有了一丝明悟!如今事情已然真相大白,还请大王速做决断啊!”

    盆句除能有什么决断?!

    反正他是绝对不会放弃旬邑城的!

    可刘聪还有贾匹又该怎么对付?!

    盆句除真的是左右为难,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而张禹却以为盆句除一声不吭是想明白了现在的局势和处境,应该马上就会有一个正确的判断出来,所以也不吭声,只是一脸微笑地看着盆句除,等待着他的英明决定……

    张禹很自信,因为是个人都应该看出来危机了,何况他堂堂一个威震四方的北羌王?!

    许久之后……

    盆句除才慢慢用深邃的目光看向了张禹的眼睛,并且一字一句地说道:“可是这旬邑城就这样交给贾匹,我实在是有些不甘心啊!”

    “是啊!张叔叔,总不能我们平白无故得就把旬邑城拱手相让给贾匹吧?那这买卖也亏得太大了!”

    “哈哈哈!好小子,还说到买卖了!有点意思啊!哈哈哈!”

    “张叔叔,你可别忘了,这旬邑城外就是马兰河,我们的祖先就是喝着马栏河的水才壮大起来的,我们这次从上郡回来,就是回到了我们马兰羌的祖地,要我们放弃旬邑城,我实在做是不到!”

    “……”

    “张叔叔,就算我和父亲可以勉强同意,可我们马兰羌的先祖也不会同意我们这么做!这是我们马兰羌的祖地!若是他贾匹真的执意想要夺回旬邑城,那就只能兵戎相见了!”

    张禹一听薄句大这番意气用事和不计后果的话语,再一看盆句除脸上也是一副不管不顾的模样,顿时有一种痛心疾首却毫无办法的无力感涌上了心头……

    这蛮夷就是蛮夷啊!

    即使把利害关系说得再怎么通透,他们也是一样不知进退!

    整天就想着眼前的那点利益,完全不管这种利益背后所牵扯的危机是不是可以沾惹的?!

    甚至明知这都是单氏的阴谋也要得到一个他们根本承受不起的旬邑……

    简直就是愚不可及啊!

    就这么一点点蝇头小利,就能被蒙蔽了心智,自己竟然还会去夸薄句大聪明?!

    自己根本就是瞎了狗眼啊!!!

    不!我张禹绝对不能让旬邑城就这么轻易落在他们父子二人手上,怎么着也要想办法让他们把单氏给的粮草吐出来,我一定要想办法和贾匹联络上!(感谢网友猗顿对上郡资料的整理和互相探讨!)

    (本书唯一群号:壹叁捌玖叁零伍玖捌)
齐乐娱乐